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夜晚的月色真好,深藍的天空麼沒有一顆星星。我知道,雖然看不見,可那些星星一直都在那裡的。 那些星星們,本來就是整齊有序地在夜空排列著,一如四月裡大地上開滿了燦爛的花朵。如果凝神諦聽,甚至可以聽到類似木琴的敲擊,冰凌滴化的聲音。它們來自遙遠的天庭。 可愛的,這樣的夜色,這樣的情懷,我當與誰來共?吾愛,你的世界裡今晚的夜色想來應是別有一番風情的吧! 我常常想,一個人的體內蘊藏了無數的奧秘。有些事我們無法說清,它讓我對所有的結論,都產生深深的懷疑,同時更加自省和寬容。面對層次不一的人性,我只能如此。而天地間的奧秘更是層出不窮,我甚至不知你如今究竟身在何方呢! 想起那年春日,仍是在這樣繁花似錦的仲春天氣裡,我們一同到郊外踏青。那時還有些寒涼的春雨,使整個田野淹沒在一片白茫茫的汪洋之中。雨中那最後一蓬飛絮,被打落水中,隨波逐流而去。 風依然沿著河流狂吹呼號,把通往遠方的道路吹得慘白,一塵不染。直到其中最脆弱的一顆星,一滴大大的淚水墜落下來,它通過樹枝,落在了你無助的腮邊。 金谷年年,亂生春色誰為主?余花落處,滿地和煙雨。 又是離歌,一闋長亭暮。王孫去,萋萋無數,南北東西路。 為何春草年年先綠報春色,世人卻不屑於顧,只把目光流轉於那些名花珍葩?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遊人脆弱的思緒,如牽強的春風,薄薄的依偎在腳下大地歷盡滄桑的堅強裡。斜陽擁抱著“華北第一堂” 欲泣的碧瓦紅牆,樓影斜斜地躺在池塘的春水裡蕩漾。寂寞的大教堂昔日繁華的場面已不復存在,詩文的華麗也只是作為陪襯與附庸。 古老的修女樓啊,每夜寂寂入我夢中,獨自徘徊復徘徊,而無數醒著的暗夜裡,枕著樓影,矚目天花到天明。 眺望遠處的雲水之間,心似河水茫茫欲拍欄杆,淺雲灰灰地襯著遠村近樹,如一雙雙飽蓄淚水的眼瞼。 今晚的夜色真好,碧藍的天空,沒有一絲游雲。 人淡如菊,一朵如花笑靨。 又近清明,行人斷魂,你離開我已有幾個年頭?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站在高高的樓台之上,人如身寄浮雲。我有一種欲飛的衝動。如果就那麼一下子,便能即你 ,那該多好! 我彷彿聽到城市四周發出如同深淺不一的積雪碎裂的聲響,哦,春天在歌唱,所有沉醉在春風裡的樹上綴滿朦朧的淺綠色苞牙的柳條在歌唱,就連我煮在酒精燈架上的咖啡壺也在淺吟低唱。 樓房如同被暗夜施了魔法般動彈不得。黑黑的爬山虎緊緊抱住樓身,似乎想把它們生命裡的汁液煨暖。 一道亮光,從眼前一掠而過,隨即倏地在夾道間向前衝去。 我們姑且不談論愛情,因為我們至今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或許它是整夜飄飄揚揚的柳絮楊花;或許它是春水淺淺魚戲鴛逐的溪流;或許它是黎明前,星星貼在窗玻璃上,只為照亮你的雙眸,花兒發出的笑聲和芳香,有誰知道呢?或許它只是搭在你肩章上的裸露纖手;是撫慰你冰冷的額發與臉頰的纖指;或許愛情是男人的心靈為他從未涉及的柔情的撫愛和花前月下斷斷續續的低訴而留下的淚珠;或許愛情是童年的再現,有誰知道呢?或許愛情是離別前的絕望,當心往下沉,淚水往外漫,你輕輕撫慰我的長髮;或許愛情是女人的尖叫和昏厥,當生離死別的一霎那,人性之光最偉大而美好的驟現,淒美哀傷的驪歌——最後的絕響。 常常有一些故事,它們像水鳥一樣飛逝消失,卻永遠留在那些見證人的記憶裡。 今年的春天依舊——春風依舊吹來,春花依然綻放;春風依舊和煦,春陽依然娟娟。而那個伴我一同賞春的人呢,如今去了哪裡? 不曾想,沒有你的一切竟全都是面目皆非了,一切失去了意義,我生活在一片虛無裡。 那個水碧天藍,草長鶯飛,生機盎然的春天,連同那一年的四月,將時間硬生生扯開了一個口子,一起消失了。 我恍然明白,真正的四月不是在大自然裡,而是深深埋藏在我的心中的啊! 文章來源:七零一代的雞零狗碎 |旅遊時報成真的BLOG | 牛宏寶的BLOG |Microsoft Watch | 海迪的BLOG |李想牙醫部落格 | CBC.ca Election Roundtable |Delving into Davos | 貝殼閱讀網的部落格 |狐說狐有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