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和媽媽回到那個熟悉的城市。看著車窗外夜色下的霓虹車流,我閉上眼聽著車內熟悉的音樂,竟然像隱約間見到了你。 車窗外的霧氣很大,我試圖努力看清每一輛路過車的牌照。徒然無功,我自己也在苦笑。怎麼可能,這城市這樣大。我們之間本就沒有那些深厚的緣分。 依然住在熟悉的賓館,走過曾經你住過的房間,腳步也微微停滯,媽媽說還想他麼。還是不肯再戀愛麼。 我微笑,只做全然不在記得你。我怎麼能讓她在為我擔心。 我說自己是小猴子,一遍一遍給別人看自己的傷口,多麼愚蠢。 我很明白,我們為什麼再也不能有任何聯絡。因為我真的愛過你,所以我不會再跟你有一絲的瓜葛。 昨日接到A的電話,問我去了外地為什麼也不知道打電話通知他。我沉默不語,我真不清楚,我有什麼義務還要通知他。已經分手一年的男友,讓我覺得有些厭煩。忽然就想,是不是從前每次,我給L打電話的時候,他是否也這樣想。 忽然覺得後怕。 這是第一次在你的城市裡,卻再也沒有聯絡你。我想這是個好的開始不是麼。 我已經開始真的忘了你。 只是,還需要時間而已。

| 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不知道穿壞了多少雙土布鞋,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母親閒下來的時候就忙著擰麻繩、納鞋底、做鞋幫。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燈下,一做就是大半夜。有時候一覺醒來,還能看見母親湊在油燈下,兩手忙碌,麻線穿過鞋底的嗤嗤聲不絕於耳,一個碩大的背影直觸到了房頂。 母親常嫌我和哥哥的腳大得像門扇,費布又費鞋。而父親一年四季在地裡幹活,腳上的鞋卻很少破損。長大後覺得,我和哥哥的腳並不大,只是一雙很普通的腳,沒什麼特別的。想來,那是母親讓鞋給做怕了!一家四口人,腳上的鞋全靠母親一人手工做。還要忙裡忙外,洗衣做飯、幹農活。我兄弟倆又調皮好動,一雙鞋穿不久便會破。不過破了母親又補,補了又破。直到最後鞋底和鞋幫脫離了才罷休。 每當換上新鞋,心裡特別興奮,兩隻腳像拽不住的牛,走起路來虎虎生風,感覺輕飄飄,如騰雲駕霧,姿勢都變了樣。幸好有了母親的叮嚀,上學和放學的路上我才不至於狂奔亂跳,就怕弄壞了,弄髒了又挨母親的教馴。其實,自己有時候心疼起鞋來還真有點倔強的可愛,下雨天乾脆就脫下鞋來光著腳丫往回走。 十八歲那年,我穿著母親為我精心而做的毛底布鞋興沖沖地出了遠門。當看到城裡人都個個穿著油光閃亮的皮鞋時,不僅讓我羨慕不已,也因為腳上這雙土布鞋而感到一絲絲的自卑。當有那麼幾雙眼睛有意無意盯在我這雙布鞋上時,感覺一種前所未有的窘迫,兩隻腳害羞得都無處躲藏。我心裡暗下決心,等有了錢一定買一雙皮鞋,哪怕廉價的也行。 初來乍到的感覺是孤單的,一個人走在黃昏的柏油路上,思緒隨著落日的餘暉被帶到天空,飄向遠方,藉著萬家燈火的光芒,尋找著通往家鄉的路。腳下的毛底鞋如同此刻的我,安靜的幾乎聽不出一點聲音。也許,皮鞋那種富有節奏的清脆聲會讓此時的我更加心煩意亂。我突然覺得,母親的毛底鞋竟是那麼的親切,在這遙遠的異地他鄉,它就像我唯一的親人一樣默默無聞地跟隨著,陪伴著我,心裡有種如母愛般的溫暖遊走著我的全身。 城裡的路乾淨、平整,不像農村的土路坑坑窪窪。這對一個生長在農村的孩子來說,打心底裡是嚮往的。城裡人的皮鞋之所以能保持光亮,一半是他們愛乾淨的優良風格,一半還是因為路。農村裡打工回來的年輕人腳上都有一雙嶄新的皮鞋,收拾的也像個城裡人一樣光亮整潔。可是走不上半里路,兩隻皮鞋不但灰頭土面失去光澤,而且兩隻腳也像套上了刑具枷鎖,跟著受罪受折磨。而我這雙土布鞋,雖然沒有皮鞋那麼鏗鏘有力,但它輕盈、舒適,穿著它走上幾十里路腳都不會有半點損傷。可是對付這硬邦邦的水泥地,恐怕是也禁不住幾天的折騰。看著滿沙礫的路面,我突然心疼起腳下的鞋來。這樣下去,鞋底遲早都會被磨穿幾個大洞不可。 幾經思量,我終於買回來一雙廉價皮鞋。第一次穿皮鞋,感覺渾身都不自在,就像村子裡的姑娘第一次見對像一樣,羞羞答答、磨磨蹭蹭、硬是不敢在人面前走動。穿了幾天後,人是習慣了,可腳卻不習慣。硬邦邦的鞋邊把腳後跟磨起了一個大水泡,疼得連路都不能走。真有心把它丟掉,卻又覺得可惜。看著母親做的毛底鞋,還是覺得它最適合我了,就像天底下只有母親才能看懂孩子的心思一樣,也只有這毛底鞋才知道它合不合我的腳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兩隻腳終於無奈地接受了事實。我想,這不是對腳的逼迫,這是自己要融入這個城市的一個過程,一種適應,是我與城市之間一種相互的接受,更是我對生活的一種堅持和鍛煉。看著有點磨損的毛底鞋,我找來一張舊報紙把它包好,放在床下珍藏了起來。如果回家的那一天我再穿上,母親一定會表揚我終於學會珍惜。想著見母親的那一幕,我竟然笑了,很幸福的感覺。 出了門就身不由己,忙碌就是生存的法則,但我也嚮往家裡時的自由和快樂,更多的是對親人的惦念和牽掛!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打開包得嚴嚴實實的毛底鞋,翻來覆去看上一遍又一遍。眼前全是母親穿針引線的樣子。出門那天,母親跟在後面把我送上一程又一程,不願停下,更不願就這麼看著我獨自一人遠去。走了很遠很遠,我還看見母親瘦弱的身形在後面晃動著。我知道此時的母親一定是滿面淚痕,然而我又何嘗不是?我不停地回頭張望,母親的身影慢慢地變成了一個小黑點,最後消失在我模糊的視線裡…… 劣質的皮鞋終於沒能堅持多久,在我鋼鐵般的腳板上線段膠開,四分五裂,成了污染環境的垃圾。打開報紙,洗得乾乾淨淨的毛底鞋又出現在面前。輕輕地撫摸著,就像撫摸母親那佈滿皺紋的額頭,心裡暖暖地。有點捨不得穿,怕見到母親的那一刻腳上的鞋早已滿目悲涼、千瘡百孔。 這一年裡,毛底鞋就像親人一樣陪伴我,孤單時看著它,想家時也看著它。穿著它就如同母親一直跟在我身邊一樣。終於快到了回家的日子,我又一次把它洗刷的乾乾淨淨,看著舊的有點泛白的毛底鞋,有點心疼,被拇指接觸的地方早已出現了兩個窟窿。而最讓我擔心的鞋底,雖然光光禿禿的看不清原來的線腳,卻還是那麼厚實。我知道,這一針一線不光是傾注了母親的心血,更是傾注了母親對兒子那份深深地愛。也許母親早就明白,出門後的兒子不像在家裡,沒有了有她時時的關心和照顧,一切都要靠著自己的堅持和努力…… 毛底鞋雖然已失去當初的俊美,但它讓我更加地珍惜。也不再因為腳上的土布鞋而感到羞怯、自卑。它不僅讓我懂得了珍惜,更讓我懂得了在生活中的堅持。而且也讓我學會了適應,學會了接受。我想,這一切都源自於母親那份深深地愛! 踏進家鄉小路上,我感到了一種收穫的自豪,一種被疼愛的幸福。它們從腳上貫穿著我的全身,使我興奮地飛奔著……前面有一個瘦弱的身影在等待著我的擁抱;有一顆偉大而焦急的心在等待著我去安慰……